手表

2017-01-07 11:44 

手表是一種心境,是一種復雜的心境,更是我所向往的心境。

我不喜歡看手機上的數字時鐘,它所呈現的只是那被定制改變的數字,并非時針、分針、秒針的結合運作。

當時針、分針、秒針在不停地走的同時,我也在跑。它們走的是無盡頭的,重復的路,而我跑的是有終點的,直直的跑道,我會活著,就意味著這終點就是死亡。在奔跑的過程中,我總感覺到有一只模糊的黑手在背后,推著我前進,將我推向終點。

當我戴著手表時,我的知覺比以往更靈動。好像是有些東西在束縛著我的身軀,但我的信念是寬松的,繼續由我掌握的;甚至像是一只手在抓住我的手,我知道這只手是我的后盾。我感覺到它總看著我笑,它總在遷就我,維護我。有幾次上學,我一看到手表,只剩下兩分鐘,車就要開了,而我距離車站還有大約一百米,我便馬上沖去車站,車剛剛開出來了。這就是手表在遷就我,它給我留了兩分鐘——兩分鐘奔跑的時間。

《揀麥穗》里說:有誰見過哪個人會死乞賴白地尋找一個丟失的夢呢?我見過。手表就會死乞賴白地尋找。在繞手表中心走的過程中,手表做了許多個夢,也丟失了許多個夢,可它需要這些夢,所以它會不厭煩地,不停地去尋找一個個夢。

手表是有生命的。數字是它的身軀;中間的圓心是它的心臟;時針是它的手腳;分針是它的心靈所在;秒針則是它的信念,帶領它向夢的方向走去;而時間是最重要的,時間是它的靈魂,它的宗旨。

手表里的三支針不斷地繞中心轉動,它們重復一遍又一遍地回憶從前。我真想變成手表里的三支針,繞初中這個中心不斷地轉動,或者永遠停留在那個地方。